南烟归鹊º

您安!这儿安澜,是目前还在深造的文手x画手。
初一不知道会不会长弧,目前还好。
如果您真的看的上我的话真的太感谢了!。
凹凸/刀剑乱舞/猫武士/罗小黑
cp安雷瑞金不逆不拆。
刀剑cp冲田组和一药,冲田组可逆不拆。
请多指教!。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一定风雨兼程。

[安雷]红绿灯。


      ●cp为安雷。微量瑞金。
      欧欧西。

      刀子,甜党怕刀者速速远离…[bu

      ●学pa,全员高一。

      红绿灯

      ......

      雷狮爱找安迷修的麻烦,这一点众所周知。

      但是安迷修已经对雷狮告白了,这一点就无人知晓了。

      反正告白后雷狮依旧天天对安迷修打情骂俏,安迷修早习以为常,大家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安迷修正抱着一沓作业朝老师办公室走去,谁知一只拦路虎突然闯出。

      不,是拦路狮。

      “哟,安迷修,现在怎么突然有时间干正事了?”雷狮将正事这个词咬的重了一些,就好像安迷修之前只挂着个学习委员的名号却不务正业一样。

      而安迷修只是异常平淡地回应了他一声“是是是。”一路雷师很多琐碎的问题问下来,自己都有些不耐烦了,最后“啧”了一声,扭头回了教室。

      他今天是吃了什么药吗。雷狮愤愤的想。明明都交往了,态度还像以前一一样。

      雷狮没看到的是,背对着他的安迷修的脸,红的一塌糊涂。

      ......

      七夕节是一个神奇的日子。

      和安迷修雷狮一个宿舍的格瑞和金从下午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他们一定是出去约会了,我用我的船打赌。”这是雷狮的原话。“喂, 安迷修,我们都已经交往有一段时间了,怎么,七夕不出去吃个饭吗。”雷狮躺在宿舍的床上,漫不经心的盯着另一张床上的人,万年好学生安迷修正抹着一本书看,但似乎没怎么看进去,只是在那里胡乱的翻着。  “难道你要一个下午都赖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宿舍里吗。  看书作罢,安迷修抬起眼晴,正对上雷狮的目光。“那你想 去哪。”那双好看的翠绿色眼晴盯着他,眼里全是无奈。“看来你这傻逼骑士也没救了,我带你去吧。”

      ....

      果然,雷狮果然选择了酒吧,安达修看着面前熟悉的一条大马路,心中暗叹。马路上的斑马线是不久前刚翻新的,两端的黄色警示柱上包上了一层崭新的外皮,正反射着微弱的暮光。马路上的行车少的有些出乎安迷修的预料。当两人来到马路一侧时,闪烁着明亮的绿色的没什么存在感的信号灯在微弱地提醒他们。安迷修猛地拽住宙狮的校服领子,雷狮重心不稳,接连向后倒退几步撞到安迷修身上。  “?你脑子有病吧拉老子干什么?”安迷修毫不示弱地顶了回去,“你是 不是眼睛有问题看不见信号灯快转红了吗?。”顺带着狠狠揉了一把雷狮的头发。

      安迷修是故意的。自从刚刚他一把把雷狮拽倒在自己身上,到现在,雷狮的耳根已经从一抹淡淡的 胭脂红变成了红的仿佛滴出血来。

      两人之间的气氛十分微妙。

      ......

      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仿佛被人拧着的痛。他和雷狮傍晚到了酒吧,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天,有时还很  友好”的互怼一下。他喝的有些轻飘飘的,出酒吧透了一会气,刚准备回去时,被透明橱窗里酒吧的景象惊的愣在了原地。

      一个女生,就是同校同年级的女生,之前安迷修还和她一起帮老师的忙,正用一种有些羞涩的表情看着雷狮,雷狮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脸上还可疑的飞起了一抹红晕。安迷修撂开酒吧的门,大踏步走到雷狮跟前,用一种很恐怖的眼神看着他们。

      雷狮有些不之所措,就这样尴尬的盯着安迷修。

      “看来你们聊的挺开心的啊。”安迷修眯起眼晴打量着雷狮旁边的女生。

      雷狮知道有些不对劲了,  “安迷修,我们只是.....只是.....要解释的话都憋在了肚子里,怎么都说不出。安迷修站了一会,摔门就走。

      ......

      安迷修一路奔跑,此时的意识正不断的告诉他要去宿舍的床上好好冷静一下,不知是害怕还是委屈的泪水打湿了他的白衬衫,在上面氤氲开深色的痕迹。他听见雷狮在身后叫他,可他脚下还是没有减速。就这样,七夕节的晚上,一个人在前面边流泪边跑,另一个人在他身后追赶呐喊着他的名字。

      安迷修着着那个闪烁着绿光的红绿灯,心一横,就这样闭着眼冲了过去。然后他靠在警示柱上休息了一会,目光微微瞟到了已经变成红灯的信号灯和马路对面的雷狮。这是个拉开距离的好机会。他这样想。

      安迷修躺在宿舍的床上,脑子里一片混乱。憎恨与害怕,期盼与担忧交杂。

      “安迷修!!”正当自己脑子里一片混乱时,一阵纷乱的敲门声传来,安迷修打开门,面前看到了之前那个女生,听她慌张的讲述后,安迷修脸色大变,和她一起冲了出去。

      雷狮是真的被冤枉的。那个女生过来只是询问了一下他们两个人目前的情感状况,以及分享了一下安迷修之前的一一些黑历史,两人聊的投机,再加上需狮的酒力,才出现了那样的尴尬情况。安述修突然跑了开,雷狮急忙追了上去。看到安迷修跑到了马路对面,且不做停留,雷狮一下子着急了,虽然看着信号灯转红,但还是冲了上去。

      汽车打的远光灯令雷狮的眼前一片惨白,几乎看不见前面的路。与之而来的是引擎轰隆隆的响声还有刺耳的刹车声。

     原本七夕节路上的行车是极少的,却好似命运注定般出现了一辆大卡车。于是,在这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特定的人身上,上演了一场悲剧。

      ......

      七夕节的晚上,一个人刚被抢救完,躺在重症监护室里,气若游丝。另一个人正心急火燎地往这边赶。

      安迷修一眼就看见了躺在病床上最熟悉的那个人,那个平常总是爱找他麻烦的人,那个霸道温柔的人,那个与自己产生了特殊感情又因今天的事情而势不两立的人,现在,却因自己的一时冲动下气息奄奄地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

      安迷修有一双翠绿的,如森林般的眼睛,里面满是温柔的浩瀚星空,

      可现在,他的眸子里仿佛是决堤的泪水,撒在白衬衫上,叠在之前未干的泪渍上,在衣服上渲染了一片星星点点。

      安迷修的声音十分温柔好听,不知多少女生为他所痴迷,

      可现在,那百灵鸟的歌喉正用乌鸦低沉沙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嘶喊着他的名字。

      “雷狮!对不起! ....对不起!  .......”
      嗓子似乎已经喊到干裂,逐渐发不出自己的声音,语调却还是懊悔中含着渴求,心痛中含着企盼。
   
      是在期待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奇迹出现吗…?

      仿佛是听见他撕心裂肺的呼喊,雷狮十分费力地张开了双眼,星辰大海里倒映着他的面庞,嘴角此时,勾勒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病床前的人在哭,病床上的人在笑。

      因为伤势,雷狮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傻逼安迷修…”星辰大海里没有一丝责备。“…喜欢你这么久了…好像…还没听你给我…表白啊…”是那个独特的温柔深深触动自己了吧?安迷修甩掉眼泪,以一种非 常庄重的状态——丝毫不亚于安迷修对骑士道的看重——带着一点青涩的语气,仿佛风铃轻盈的碰撞的声音:“我爱你,雷狮,至死不渝。”安迷修停顿了一下“哪怕在下辈子。”连他的目光也随着这句话柔和了下来,意识似乎也短暂地停顿了一下。

      “是…吗…”雷狮的话里有些骄傲和俏皮,并不会因为停顿而受到影响,只是说出这句话后,似乎全身力气消散般地合上眼睛,“真…期待…呢…”。最后,他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作出了一世的承诺:“…那”

      “下辈子再见咯…”

      为什么会有一种下定好好生活的决心?
      是对他的答复吗?

      嘴角,笑容依旧。

      ....

     迄今为止, 安达修依旧保持着一个习惯,

     那就是,每过一次马路,总会不走心地向后淡淡一瞟,

     隐藏着怎样复杂的心情呢?

      “今天,在马路对岸,

      是否有一个人,怀着悲喜交错的心绪,隔着一个红灯和一个世纪的距离

      遥遥相望......”

      是之前写好了的,改动了一下。

      瞎几把乱写。
      原本还想发一篇糖配合食用,因为要背《春》鸽掉了。
      朱自清:??不我不背锅。

[瑞金]日常:雨伞。

•学pa,全员高一设定。
•短篇小甜饼。没有ooc……[不
•cp瑞金,注意避雷。
以下正文:

  窗外的天气并未如天气预报里的那么美好,不算特别明亮的几缕阳光已然消失在云层之后。时值寒冬,和着雨前空气特有的憋闷,本就不高的体感温度顿时又下降不少。

  金正在那百无聊赖地翻着书,书页被搅得哗啦哗啦直响,心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因为是自习课,原来十分安静的氛围被不那么安定的你搅和了。这时,班主任丹尼尔将你叫了出去,让你去对面的教学楼搬点东西,貌似还挺着急的。另一栋教学楼离这一栋不远,虽然外边天气已经十分阴暗了,可金还是拍拍胸脯,露出一个大大咧咧的微笑,很自信地对老师说:“没问题的,交给我吧!”格瑞瞅瞅金离开的背影,又望了望窗外,感觉金仿佛无形中立下了一个大大的flag。

  风,凛冽的北风,毫不留情地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雨,冰冷的暴雨,为所欲为地拍打着每个人的心绪。金站在教学楼里,犯了难。天知道那图书馆的值班老师练就了一副怎样的金嗓子,一件很简单的搬书的是被他掰扯着浪费了不少时间。最后还是金钻了个空子才溜了出去。现在,金被暴雨阻拦了去路,一时半会等不到雨停,手里的东西又非常重要,不能随便就淋湿。之前答应过老师的话,也因图书馆的值班老师和暴雨放了鸽子。如果再不赶回去,恐怕老师会一怒之下将自己一刀两断也说不定。金想着。

  忽然,有人在他身后轻轻用伞柄敲了敲他的黑板。“!格瑞!”金欢呼一声,看着格瑞面无表情地打开了伞,淡淡地说:“赶紧回去吧。”金赶紧抱着本子往格瑞伞底下一钻。

  “对了格瑞,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带伞的吖?”

  “…你在那磨蹭了那么久都没回来,外面又下着雨,笨蛋都知道你没带伞。”

  “是嘛……嘿嘿嘿。诶——格瑞你身上淋湿了!!!”

  “是伞有点小吗…”

  “要不等下了自习课我们回宿舍喝可乐姜茶怎么样?冬天淋湿容易感冒的!”

  “…随你。”

  “耶!——格瑞最好了!那我们赶紧回去叭!”

  “……”

  “诶格瑞你的脸有点红啊。”

  “…闭嘴。”

【End】

家里全是姜,没有可乐。
是的台风又来了…(。)

学校超鸡儿坑,过道挡雨棚窄得不得了,一下大雨
一路湿到教室里面
高层也没用。

[安雷]日常:早餐。

      是的。初一的文笔不要期待我会写的很好[bu。
      能看的上真的感谢了。[?

      ●cp安雷,注意避雷。
      ●学pa,全员高一。

      ●短小的小甜饼,欧欧西。

      雷狮发烧了。

      本来依他的身体素质来说生病已经算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更別说发烧。可他昨天在外浪迹天涯时不巧天气突变遇上暴雨,一路跑回的宿舍,而宿舍当时刚好停水,正值盛夏,宿舍里的空调开的溫度极低,几乎可以驯养北极熊。三重因素作用下,以雷狮这种身体素质的大老爷们儿也扛不住,发烧了。

      舍友除开安迷修外,意外的都有事。空荡荡的宿舍里,只剩他们  两个人。

      “我说,快起来喝药吧,雷狮。”安迷修一脸无奈的盯着在床上挺狮的雷狮,好声好气的劝说,換来的是雷狮第十七次的“喝你妈,扛一下就过去

      于是他坐到雷狮床上,一手端着杯子,另一手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把雷狮从床上拎起来。換作平时,如果安迷修敢这样对雷狮,他早就一个大嘴巴子招呼过去。但因为生病的原因,雷狮很“乖巧”的坐了起来,把他的任性表现在了打死不喝药这点上。

      “快喝。你是不是想让我捏住你的鼻子给你灌下去。  安迷修脸往下一拉,吓得雷狮乖乖捧起杯子把药喝了下去。

      然后他被安迷修强势地想到了床上并不由分说的给他贴了一张退烧贴。额头,上冰冷的触感让雷狮很不舒服,他眯起眼睛看着坐在他床边上的安迷修。一缕棕色的头发很自然地垂在耳@旁,碧缘的眼睛专注地注视着手中的手机,嘴角微微勾起的一抹微笑,和着白暂的皮肤,煞是好看。

      就这样,雷狮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只能感受到的是,身边的温暖一直沒有离开,有时还会帮自己压一下被搅开的被子。

      不出意料的,雷狮一觉睡到天亮。当他起来的时候,宿舍里的人都不见3。估计是去上课了。雷狮看着手机显示屏上显示的8:37分,开始对着自己手机屏保的安迷修的照片发呆。

      什么时候设置的早就不记得了,只能依稀想起来是初中时在图书馆里拍摄到的。

      安迷修一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压着书,全神贯注的阅读着,阳光从窗外撒进来,映衬着安迷修,显得更温柔成熟。

      然后自己脑子一抽,就拍下这张照片当屏保,还很长一段时间死活不让安迷修看。

      起床,洗漱。

      烧还没完全退,起码比前一天好的多。雷狮正漫不经心地思索着什么,忽然看见了自己床头柜上摆着一份打包好的早餐。旁边有一张纸,用清秀的字迹写着:

      旁边是早餐,如果凉了拿到微波炉里去热一下。假已经帮你请好了,好好休息。

      安迷修雷狮看着这张纸条,再看看手机屏保。心中仿佛被什么温暖的东西所填满。